您当前位置:婺源县纪委监委网站 >> 宣传教育 >> 婺源名人勤廉轶事 >> 浏览信息

师夷制夷保国家的汪鋐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5-8-11 8:26:34

  2001年5月,江泽民主席视察婺源,在观赏明代嘉靖皇帝赏赐给吏部兼兵部尚书汪鋐的遗物——盘龙玉带时,江泽民主席对汪鋐于明嘉靖元年师夷之长以制夷,将佛朗机(葡萄牙人)逐出广东的事迹,给予高度评价。他称赞说:“这就是爱国主义精神,这件文物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很有意义。”
 
大败葡萄牙殖民舰队
 
  汪鋐(1466~1536),字宣之,号城斋,婺源县大畈人。明弘治十五年进士,任南京府部贵州清吏司主事。后任广东巡视海道副使,驻守东莞千户所(今深圳市南头古城)。
  当时广东沿海并不太平,十六世纪初葡萄牙人征服马六甲后就开始窥探中国。1513年,广东珠江口海域出现葡萄牙远洋舰队,明朝人称之为佛朗机,他们抱着征服中国的野心而来。1518年,以西蒙为首的葡萄牙殖民者在广东南头岛建立据点,声称对该岛拥有主权,以统治者自居,以武力号令一切;无视中国法律,支持强盗、绑架等邪恶行为,贩卖人口,掠走中国妇女;在屯门港贸易中,中国官员奉命收税时,竟殴打中国税官并撕坏官帽,甚至扣押、阻碍其他国家商人的正常贸易。殖民者的恶行激起中国人民的愤慨,纷纷要求官府拔除盘踞南头的葡萄牙殖民者。
明正德十六年,明武宗诏令派广东巡海道副使汪鋐为主帅,率军驱逐作恶犯法的佛朗机。6月,汪鋐调集50艘战船、4000名兵勇,进占屯门海域,勒令葡萄牙殖民者退出中国港口和岛屿。葡萄牙殖民者依仗船坚炮利,抗拒不从,终于爆发了屯门海战。汪鋐不畏强敌,“亲冒风涛,指授方策,号召岛民,率以大义,战而捷之。”然而佛朗机战船体形巨大,装备大型风帆,加上配置的火炮射程远、命中率高,优势明显。初次交战明军失利。面对不利的战局,汪鋐没有急躁而蛮打硬拼,而是派人刺探敌情,知己知彼,再作决断。
  经过缜密侦察,汪鋐获知:“佛朗机船用夹板,两旁驾橹四十余支,周围置铳三十四个。船底尖两面平,不畏风浪。人立之处,用板扞蔽,不畏矢石。每船二百人撑驾,橹多人众,虽无风可以疾走,其铳一举发,远可去百余丈,木石犯之皆碎,各铳举发,弹落如雨,所向无敌,号称蜈蚣船。”汪鋐决心师夷之长技以制夷,设法仿制葡萄牙人的坚船利炮,以其之长还治其身。
  《殊域周咨录》载:“有东莞县白沙巡检何儒,前因委抽分,曾到佛朗机船,见有中国人杨三、戴明等,年久住在彼国,备知造船、铸铳及制火药之法,鋐令何儒密遣人到彼,以卖酒米为由,潜与杨三等通话,谕令向化,重加赏赉,彼遂乐从,约定其夜,何儒密驾小船,接引到岸,研审是实,遂令如式制造。”明军配备了仿制的“蜈蚣船”和“佛朗机铳”后实力大增。
  1521年8月底,双方再次交锋,汪鋐针对葡船体大不易掉头的弱点,运用“周瑜火烧赤壁”的计谋,采取“火攻加凿船”的战术智取敌军。当时南风甚急,汪鋐乘夜召集船只,满载枯柴,灌以脂膏,接敌后点燃顺着南风驶入敌船队之中,敌船转动不灵,纷纷着火燃烧;汪鋐再派人潜水,将未着火敌船的船底凿穿进水。随后,率军奋勇接敌,跳上敌船与敌人短兵相接,打得殖民者溃不成军,死伤惨重,残余狼狈逃离屯门,撤往马六甲。
  屯门海战以明军完全胜利而告终,此战缴获佛朗机铳大小二十余管,将殖民者赶出广东沿海,老百姓争相庆贺。汪鋐专作诗一首贺屯门海战:
  辚辚车马出城东,揽辔欣逢二老同。
  万里奔驰筯力在,一生精洁鬼神通。
  灶田拔卤当秋日,渔艇牵蓬向晚风。
  回首长歌天尽头,天高海阔月明中。
  明嘉靖元年,葡萄牙殖民者六艘战船再犯广东,汪鋐又指挥明军用仿制的蜈蚣船和佛朗机铳,在香山西草湾奋力阻截入侵者,再次大败敌军。此战活捉萄军首领别都卢等42人、斩首35人,缴获大小火铳20多管、战船2艘,彻底将殖民者逐出广东沿海。
  汪鋐不畏强敌,师夷之长技以制夷,彻底打败了葡萄牙殖民者,维护了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,从实战中他也懂得学习外敌长技的重要性。后来汪鋐将海战缴获的佛朗机铳送到北京朝廷,并上奏说明这种火器的威力,言:“佛朗机(指葡萄牙人)凶狠无状,惟恃此铳与此船耳,铳之猛烈,自古兵器未有出其右者,用之御虏守城,最为便利,请颁其式于各边,制造御虏。”建议朝廷加以推广,明世宗采纳了汪鋐的建议,将火炮铸造千余,发与三边,大大增强了明军的战斗力。
 
严明监察规制
 
  嘉靖十年,因率军大败葡萄牙殖民者,首创师夷制夷成功战例的汪鋐,连升三级,官拜太子太保、兵部尚书兼都察院右都御史掌管院事。明代的都察院是一种有着特殊权力的司法行政监察机构,专职“纠劾百司,辨明冤直,提督各道 ,为天子耳目风纪之司”。
汪鋐掌管都察院院事以后,公明廉重,威名显赫。为了保证那些监督文武百官的监察御史们自身的廉洁和忠诚,他屡建大议、振扬风纪,大刀阔斧地进行整治,建立了“勤巡历、精考察、慎举劾、谨关防、禁逢迎、亲断、稽储蓄、严督率、戒奢侈、谨礼度、慎请差”等监察制度。他说:“御史巡按一方,事权最重,人心视以为向背,官吏视以为纠止。诏令不行,御史诚不得辞其责。”要求御史督令司、府、州、县各级官员,凡应行应禁之事,宜作速一一着实奉行。凡考察官吏廉贪贤否,必于民间广询密访,务循公义。巡按举荐官员,务要精择才行出众、政绩卓着者,纠劾官员也要真实无误。鉴于御史、巡按拥有其他官员所没有的特权,属官往往千方百计贿赂私通。因此巡按、御史务要严于律己,往返所带衣靴等物限只一杠,不得超过100斤。对那些肆意违抗纲纪的御史,汪鋐询访得实,坚决举劾罢免。
汪鋐崇尚务实、体恤民情。嘉靖初期,河南、山东、山西、湖广、江西、浙江等地水旱灾害不断,五谷不登,饿殍盈野。他疾呼朝廷赈济救拔,还多次呼吁兴修水利以救民患,敦促各巡抚御史要严督所属司、府、州、县官员,躬亲履察,组织抗灾。他说:“抚臣以‘抚’名,必如父母之抚其子,而后可以称其名也;欲如父母之抚其子,亦安得坐视其毙而不思所以救之乎?”他还提出“恤刑狱”,要求刑部和都察院审理案件不得经年累月久拖不决;大理寺以平反为职,“惟审其有冤无冤则可矣,有冤则驳,无冤则允,如行云流水。”
 
整肃朝廷吏治
 
  嘉靖十一年,明世宗特授手敕,委汪鋐加任吏部尚书。吏部为管官的机构,吏部尚书又称为“天官”,列六部之首。他历官30余年,深深懂得官员腐败是政治腐败的主要原因,因此他提出“欲治末者必端其本,欲清流者必澄其源”,在《吏部文选司题名记》一文中,以是否称职为警醒,要求吏部官员首先要“以公济之,以明行之,以勤操之,以慎而尤主之,以忠信不欺之心,焉然后可以称其职。”他还将“重久任、公选法、杜侥幸、尚廉介”作为“知人”的治政大纲,认为官员不久任则无固志,无固志则无实心,无实心则施之政事皆因循苟且之;官员迁升选拔要实行公开考课,“公而无私,才者上,不才者下”;举荐官员不当,事败即连坐,以杜侥幸之门;举劾各官务择其廉者举之,不廉者劾之。汪鋐勤于职守,朝夕不倦,又能廉以律身,秉公执法,毫不留情地打击贪官污吏,“数汰不称任者,朝廷为之肃然”。
  嘉靖十三年,汪鋐一品考满,进勋柱国。世宗特授手敕太子太保吏部尚书兼兵部尚书,又授手敕同内阁辅臣。这是汪鋐一生中第17次授官。次年2月,年届古稀高龄的汪鋐又奉旨考察司府州县官员。针对“美官可以赂得,黜罚可以计免”的官场腐败,他在考察之前就奏准制订了“严检防以祛宿弊”的禁约。他说:“法废则公道不行、是非倒置、人心肆无忌惮。”过去将禁令视为虚文,漫不知畏,皆是本源之地未能严于检防。于是他将吏部作为治理弊政的本源之地和重点,严格朝廷检查和防杜。还命人在京城内外、吏部官员私宅之前后密加察访,凡遇有馈送贿赂、私通关节及吏胥诓骗者,访缉是实,即拿送厂卫。如有交接受贿的,则一体参究查处。他认为大公至正之法行于上,礼义廉耻之风则兴于下,奔走请托之私自泯矣。汪鋐晚年坚其节操、正国法、昭公道,对革除明朝弊政作出了自己的贡献。
  是年9月,汪鋐4次上疏致仕,请求退休。次年7月,汪鋐在家乡婺源县大畈村病逝,终年71岁。(胡兆保 吴精通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