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婺源县纪委监委网站 >> 宣传教育 >> 婺源名人勤廉轶事 >> 浏览信息

务实勤政的王凤生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5-8-10 17:11:55

  王凤生,字振轩,号竹屿,婺源思口鄣村人。乾隆四十六年进士。由中书充军机章京,累迁刑部郎中,精究法律,治狱矜慎。改御史,巡城、巡漕,官至通政司副使。王凤生为官一任,尽心尽职,有清直声。
 
勤政爱民显才华
 
  嘉庆中,王凤生入赀为浙江通判,屡摄知县事。王凤生任兰溪知县仅数月,就清理积案七百余件,其勤政可见一斑。
  任嘉兴府平湖县(今浙江平湖)令时,整顿保甲,强化治安。保甲组织是县以下基层治安联防组织,责在清查户口,编定牌甲,维持地方治安。王凤生十分重视保甲在基层社会管理中的作用,下功夫对当地保甲进行整治,强化管理。他将辖区内城乡不出二十里,划定区域,分区查编,编定牌甲,委以专人负责。在广泛征求意见的基础上,完善保甲内部的管理制度,渔船、乞丐的管理条例也一应俱全,加以完善,另外还包括烟户册、腰牌式样等。在保甲组织中,王凤生还注重发挥当地年老而有威望的地方绅士的作用,赋予他们一定的职责,鼓励他们参与当地治安管理。王凤生将强化保甲的经验写出《平湖县保甲事宜》一书,经浙闽总督汪志伊檄所属州县,刊为程式,树为样榜。
  在任平湖知县时,“有民数百户,诵经茹素,传授邪教”,当时一些人主张从严治罪,一网打尽,想借此事向嘉庆帝邀功。而王凤生分析认为大多数人是因为愚昧无知,受人诱骗,走上邪路。只要加强教育,开谕利害,使其“感泣自悔”,可令其改过自新。他告诫同僚:“玉石俱焚,有伤天地好生之德,故律禁虽严,而朝廷宽大之诏亦准被惑愚民自首免罪,况为民父母者,顾可不教而诛乎? ”最后王凤生只拘捕了为首数人,判为“军流”,其余人则不再追究,予以释放。
 
清仓查盐不畏难
 
  道光元年,浙江省进行清查盐务及通省州县粮仓事,需要一位清正廉洁,务实能干的官员来主持大政。当时的浙江巡抚帅承瀛多方物色,鉴于王凤生勤廉兼优,决定调王凤生“总其事”,委以重任。
  民以食为天,中国历代有设粮仓备荒的传统,并逐渐形成制度,到清代仓储制度日臻完善。到了道光年间,历经康乾盛世,各省府州县所设的常平仓,包括户部内仓、乡村社仓均存有严重腐败现象。而盐务的清查,同样是件繁杂的事,内中违规行为极多,牵涉面广,可以说清仓查粮、清查盐务就是查处腐败,是个得罪人的活,也是个常人不愿干的活。
  王凤生却知难而上,凭着为官多年的经验和务实的作风,历经三年,较好地完成了浙江全省的粮仓及盐务清查工作,取得了好的成效。“三载以来,纲引畅销,库贮充满,气象方蒸蒸日上焉”。
 
事必躬亲治水患
 
  道光二年,浙西发生大洪灾,“接壤连畦,皆成巨浸,实未之前闻”。浙西杭嘉湖三府“苦雨告潦”,于是纷纷上疏要求“大浚浙西水利”。江、浙两省议合治,于是道光帝调王凤生于嘉兴东南之乍浦县任同知[1],专治浙水。王凤生亲自带领一帮人,“由天目、湖州、嘉兴沿太湖以达松江,所至绘图”,经过实地勘查,王凤生在取得大量第一手资料的基础上,制定了详细的水患治理方案,到道光四年(1824年),写成《浙西水利图说备考》,为浙西河道治理提供决策依据。
  道光四年冬,1824年冬天,淮安府洪泽湖东岸高家堰决口,两江总督魏元煜、河督严烺合奏请调王凤生。于是王凤生又由专治浙水调至南河任同知,三个月后,也即是道光五年,迁河南归德府知府。
  归德府下辖有永城县,凤生到任这年,永城旱灾,兼之蝗灾。王凤生对于旱灾亲自“斋宿祷庙”;对于蝗灾,则带领下属捕打蝗虫。后来,永城真的下了雨,缓解了旱情,由于人工大力扑杀蝗虫得力,蝗灾没有给当地百姓造成大的损失。
  归德府“地势平衍卑下,无高山大阜为之屏障,故河有泛滥之日,郡即有冲决之虞……说者常以为有水害无水利”,在抗旱灭蝗之余,王凤生还修浚沟渠,防患水灾于未然。他“请于巡抚浚虞城、夏邑、永城之惠民沟、减水沟、巴清河、沈公堤等处,以资蓄泄”。
  由于在水利方面的丰富经验和治绩,道光五年九月,王凤生“复擢河北彰卫怀道”。河北彰卫怀道,属有五厅,但存在许多问题,如“岁修险工糜费巨万,道员多深居简出,不时驻工。春秋防汛,虚应故事”。此时的王凤生已是知天命的半百之躯,但在河工三年,“事必躬亲,细而放淤、抽沟、戽水,大而抢险,下扫箱垫、走溜,皆亲率厅营监莅”,表现出治理河工的专业水准和鞠躬尽瘁的精神。王凤生严于律己,又从不失爱民之心。他爱惜民力,不轻易征发民工,“请挑之工,惟原武阳、延津之文砦、天然二渠,封邱之四渠”。对于官场作风,他尽已所能,力矫积习,“以岁修有定例,而月案无定例,在任三年,力删另案以杜弊”。
  漳河、卫河流经彰德府、大名府、卫辉府和潞安府等府境,除了在其位尽其职,王凤生“檄取所属州县,各系以利病”,遂成《河北采风录》和《江淮河运图》。
  道光十二年,湖北大潦,三江两楚同遭水患,总督卢坤疏留凤生治江、汉堤工。于是王凤生被调往湖北,治理水患。那时湖北水患非常严重,“时江堤则有武昌之江夏、蒲圻、咸宁、嘉鱼,荆州之江陵、公安、松滋、盐利,黄州之广济、黄梅;汉堤则有汉阳之汉川、沔阳,安陆之钟祥、天门、京山、潜江,袤亘千里,同时告灾”。王凤生到任后,勘查地形,查阅资料,“策缓急,陈利害,往返跋涉,半载告竣”。在治水过程中王凤生根据实地调查掌握的资料,写成《汉江纪程》和《汉江宣防备考》。
 
倡导改革兴盐政
 
  道光九年,经两江总督蒋攸铦举荐,王凤生升为两淮盐运使。两淮盐运使在清制“秩从三品,掌管两淮盐法,严察场灶户丁,稽核派销斤引、速征纳、疏积壅,兼辖行盐地方”。道光九年三月,王凤生初任两淮盐运使,“以淮盐极敝,锐意整饬,条陈十八事,倡导改革两淮盐政。总督蒋攸铦采其议,改灶盐,节浮费,濬河道,增屯船,缉场私、邻私之出入,禁江船、漕船之夹带,及清查库款,督运淮北诸条,并上疏朝廷,准备施行。
  王风生的盐政改革建议刚被蒋攸铦接受尚不及实施,发生了私枭黄玉林案。黄玉林是仪征盐枭巨魁,道光帝诏责严捕。由于办案不力蒋攸铦被撤职,将他降为兵部侍郎,由陶澍继任两江总督,身为两淮盐运使王凤生也因此事受到牵连罢官。
  道光十年,陶澍继督两江,与尚书王鼎、侍郎宝兴会筹盐法,合疏留凤生襄议,於是大有兴革,略与凤生初议相出入;又奏以凤生察湖广销引,勘议淮北改票事,凤生虽去官,仍与盐事终始。
  王凤生倡导的淮北盐政改革经过两年的运作,票盐大畅,盐政改革大获成功。两江总督陶澍念及改革乃是王凤生首议,不免慨叹他的才能和眼光。
在王凤生从政生涯中,“日所言行,必手书册以自考。为世家子,俭约勤苦倍常人。含励志於静默之中,有虑必周,有为必勤。” 他“每吏一方,必能指画其方之形势,与所宜兴革,若将寝馈,而旋去之所,至倥偬请求,日不暇给”。他的才能得到普遍的认可,四方大吏“相争奏调,倚君左右手,刑名、漕赋、水利、盐政,若风雨总至,君朝南暮北,席不暇暖”。
  魏源推崇王凤生说:“近日海内谈实用之学,必首推君”,1834年王凤生卒,魏源撰《两淮都转盐运使婺源王君墓表》,林则徐特为其手书墓志铭。(吴精通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