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位置:婺源县纪委监委网站 >> 宣传教育 >> 婺源名人勤廉轶事 >> 浏览信息

廉官名儒滕璘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5-8-10 15:54:32

  滕璘(1150~1229),字德粹,号溪斋,紫阳镇三都村人。滕璘学问精敏有道,居官廉洁爱民,居乡孝悌善良,是个廉官名儒。
  滕璘少喜读书,南宋淳熙三年,朱熹回婺源省亲祭祖,住在县城西郊汪清卿家,应汪老先生之邀,为当地学子讲学,滕璘与其弟滕珙久仰朱熹,慕名前往聆讲学,拜朱熹为师,成为朱熹门人。滕璘十分好学,勤于思考,每有所思、所惑,就写信给朱熹,向他请教、探讨。朱熹十分赞赏滕璘的好学精神,认为滕璘是“乡里后起之秀”,乐于为其指点,于是书信往来,讲论不已。现存《朱子文集》中所收的朱熹给滕璘的回信达十三封之多。
  朱熹告诫滕璘,求学不能“贪多欲速”,“足下诚若有志,取其一书,自首而尾,日之所玩不使过一、二章,心念躬行,若不知有它书者,如是终篇,而后更受业焉。《论语》一书,圣门亲切之训,足下不以愚言为不信,则愿自此书始。”在朱熹的悉心指导下,滕璘的学业有成,荐举于乡,入太学,造诣日渐深邃。朱熹勉励滕璘勤奋读书,进取功名,为国效力,多次关心询问滕璘科考情况。有一年科考刚过,朱熹去信,关切地询问并勉励滕璘:“补试得失如何?此不见补试榜,然计分亦分定矣。虽断置不下,徒自纷纭,岂能移易毫发于其间哉!而其所以害夫学问之道者,则为不细。盖物欲厉害之私日交战于胸中,亦何暇而及于玩索存养之功也耶。《近思》所疑,但熟玩之,自当渐见次第。但恐心不专一,则无由可通耳。”
  淳熙八年,滕璘终于考中乙科,恩升首甲,任浙江鄞县尉,到任不久,朱熹就来信叮嘱:“到官既久,民情利病必已周之。更宜每事加意,使随事有以及人,则亦可充其职业而无愧于廪食矣。亲炙诸贤,想亦有益。日用之间,常更加持守讲习之功,以求其远者大者,则区区之所愿也。”
  滕璘后调湖北鄂州教授,改除四川制置司干官。时韩侂胄把持朝政,有人劝滕璘说:“以先生的才识,去京城拜见一下韩侂胄,认一下门,只要投其门下,就一定能够得到主政一方的职位。”而滕璘却不为所动,态度坚决地说:“彼以伪学诬一世儒宗,以邪党锢天下善士,顾可干进乎!”
  后来滕璘调任浙江嵊县知县,在任之时,适逢大旱,粮食歉收,发生饥荒,滕璘积极推行荒政,赈济灾民,多所全活。
  滕璘在嵊县有政声,当时朝廷有意将其调入京城为官,然而滕璘坚决不愿与韩侂胄之流为伍,径从铨曹,出任浙江四明签判。滕璘到任四明后,曾去信朱熹讨教为政之要,朱熹在回信中说:“大抵守官且以廉勤爱民为先,其它事难预论。幸四明多贤士,可以从游,不惟可以咨决所疑。至于为学修身,亦皆可以取益。熹所识者杨敬仲、吕子约,所闻者沈国正、袁和叔,到彼皆可从游。”于是,滕璘谨守圣贤训诫,在四明勤谨为官,广交贤士。
  后来,滕璘签书庆元府节度判官,主管官告院,以病奉祠。寻起,滕璘通判隆兴府,历浙东、福建帅司参议官。清代陆心源《宋史翼》载:“其为政务宽厚爱民,两为帅幕皆以诚实不欺事其长,所议多悦从。”滕璘在福建帅司任参议官期间,当时为了增加盐税收入,有人提议更改卖盐旧法,提高税赋。施行一段时间后,百姓不堪重负,怨声载道,一些制盐的亭户,贩盐的船夫皆失业。滕璘深入实地调查后,认为这种竭泽而渔的做法,导至亭户歇业,直接使盐业生产萎缩,根本起不到增加盐税的效果。滕璘把自己调查掌握的情况向帅台汇报,并建议暂停施行卖盐新法。后帅台至当地查访,滕璘又再次力言新法之弊端。在滕璘的积极建言下,福建帅司终于停止施行新卖盐法,还其旧。当地亭户、舟人心存感激。
  滕璘一生勤于读书,他把读书作为自己修身之道。朱熹也要求滕璘做了官不能忘却读书,并不时询问他的读书情况。他在给滕璘的信中说:“知官闲颇得读书,不知做得何功夫?岁月如流,易得空过。彼中朋友书来,多称德粹之贤。然鄙意所望者,则不止此,愿更勉力,益加探讨之功,勿令异时相见无疑可问,乃所望耳。”初滕璘为《论语》说,朱子见而善之,既而语之曰:“学以变化气质为功,而不在于多立说。”璘愯然,自是不敢轻论着。滕璘在蜀得官书数千卷,及家居,益求平生所未见,搜览不怠,所着集曰:《溪斋类稿》(三十卷)。
  滕璘官至朝奉大夫,赐三品服致仕。他自述平生:“居家孝悌,居乡善良,居官廉洁,少年勤学,晚年静退,斯足矣!”理宗绍定二年卒,年八十。名儒真德秀为其撰写墓志铭,盛赞其学,得朱子渊源,故终身践行,不离名教之域。
(吴精通撰)